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奴性十足
奴性十足

奴性十足

「哟,玻璃下面压的谁的相片呀?挺漂亮的,不会是你老婆吧?」不知什么时候处长的头忽然停在我桌子上方。

「嘿嘿,怎么样,还行吧?」

「哟,你还能找上这么漂亮的老婆,今天下午到你家吃饭去,刚好今晚上我老婆不在家,到你家蹭饭不介意吧?」「这个…这个……」

「怎么,不想让我去是不是?」

「哪里,您别生气,您肯去我家里我很荣幸怎么能不乐意呢,欢迎之至呀!」买好菜回家打开门,魏敏仍旧懒懒地躺在沙发上脚垫在我枕头上看电视,看到王处长进门后,她忽然从沙发上起身热情地用甜的发腻的声音招呼道:「哎哟,这就是你们处长呀,小赵,快给处长换拖鞋。」我做饭已有多年经验,因此饭菜味道都不错,吃的处长赞不绝口,而此时让我感慨的却是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坐在椅子上和魏敏一起吃饭了,平时都是跪在桌下舔魏敏的脚。

虽然我是坐在桌上吃饭了,但对魏敏态度仍是毕恭毕敬,魏敏也毫不客气地指挥我端茶倒水拿这拿那。

吃完饭我正收拾桌子时,魏敏又和处长坐在沙发上,我看到魏敏亲热地俯在处长耳边说悄悄话,具体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楚,但「跪、舔、舌头」这几个字却是听的清清楚楚,魏敏在说这几个字的时候还得意地看着我,看来她是故意让我听见的。

王处长听的哈哈大笑,伸手在魏敏脸蛋上轻轻拧了一下。

我羞红了脸,眼睁睁看着王处长在魏敏脸上拧了一把,但却连放个屁的勇气都没有,只能低头继续默默的干活。

干完活后,魏敏叫我过去,她和处长占着沙发,魏敏也没有叫我坐下的意思,我只好局促地站在沙发前听候他们二人发落。

「小赵,刚才听魏敏说你侍候人的功夫可是一流的,听的我的心都痒痒,哎呀,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福份呀,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说完处长就起身往外走,我忙冲到门口拿出处长的皮鞋蹲下给处长换好送他出门。

进家门后我立刻恢复了我老婆奴的身份,头上顶着魏敏的拖鞋恭顺地跪在沙发前等着舔她的脚。但她却坐在沙发上没有一点想让我舔的意思,而是正经八百地问我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还有什么?你们科科长的位置呗,你不想当官?」「当然想当,可是我听处长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也像侍候你一样侍候他,这怎么行,他是男的呀!我怕我做不到。」魏敏忽然抓起地下的拖鞋狠狠朝我嘴上抽了两下骂道:「什么做不到,女人的脚是脚,男人的脚就不是脚?像你这样的草民能被人家这种大富大贵的人踩在脚下难道不应该吗?踩在你头上还委屈你了?就知道舔我的脚,你要是不想办法当上这个科长,咱们就离婚。」我难过的流下了眼泪,但有什么办法呢,我离不开魏敏,那可怜下贱的自尊又算得了什么呢?我马上表态说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也一定要当上这个科长。

魏敏这才高兴地把脚伸到了我嘴边,我刚舔了几下,魏敏就扯下内裤把我的嘴扯向她下体,我伸出舌头舔时发现她下体都湿透了,大量的淫水涂了我满脸。

这时我才忽然明白她为什么要逼我为王处长舔脚了,王处长这样威猛高大的男人才是她心目中真正的男人,光是和王处长打情骂俏了一会儿,她的下体就湿成了这样。

但我内心却无可救药地有种满足她一切愿望的冲动,只要她高兴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听到她淫糜的叫春声后我舔的更快了,疯狂的舌头更增加了她的淫性,她叫春声更大,后来竟忘乎所以的喊道:「噢,王哥干我,受不了了,我要泄了,快干死我吧!快呀!」她死劲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嘴紧贴在她的下体,不断喊道:「快呀,快点,快点,舔快点!」命令的语气很快又变成了极度淫糜的春声:「快点操我呀王哥,噢,我受不了了,让我死吧,操死我吧!」听到她这样叫,我已明白她现在大脑里幻想的是王处长的鸡巴,而且已经完全把他丈夫辛勤为她服务的舌头幻想成了另一个男人的鸡巴,甚至情愿为了这个幻想中的大鸡巴去死,这对自己的丈夫是何等的轻视何等的羞辱,而我这个懦弱无能奴性十足的老婆奴却丝毫没有怨言,反而舔的更卖力了。

一切只为了老婆快乐,我情愿为了老婆去死,老婆你就这样羞辱我吧,踩死我吧,如果您愿意,就和你的王哥一起踩死我吧,我要一辈子当你的奴隶,永远被你踩在脚下永世不得翻身,我不是你的丈夫,只是你脚下的一粒灰尘,只是你拉出来的一块屎,让我吃你的屎吧!

我的脑子里就这样幻想着,疯狂地舔着她淫水满溢的下体,在这种幻想中我觉得自己的精神无比快乐,鸡巴也涨的快要爆了,就在我快进入极乐世界的时候,老婆高潮先到了,我忙抬起她屁股,想舔她屁眼里残留的屎块,但她却突然推开了我,喘息着,待自己的高潮平息后,她冷笑着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很想射吗?

是不是我刚才喊王哥的时候你觉得很刺激?你真下贱,不过你今天不许射,我要你今天一晚上都很难受,这样你才会更听话,记住我的话,我希望明天你侍候王哥的时候把自己幻想成他脚下一条摇尾乞怜的狗,这样你才容易的讨得他欢心让你早日当上科长,我想这应该需要你的鸡巴保持坚硬,所以你要把这泡精液留着明天侍候王哥,这样你才会更有激情!好了,今天不让你清理了,我去洗了,记着我的话,不准射精!现在跟我到卫生间来。」说完她起身拉着我去了卫生间。

到卫生间后,她将我坚硬的鸡巴放在水龙头前,经过凉水一冲,我坚硬的鸡巴很快就软了下去,但内心的慾火却更旺了。

第二天去办公室后,我几乎都不敢面对处长,因为处长知道了我怕老婆的秘密,更因为处长和魏敏的那个想法让我一时无法面对。

一直到下午,还有一个半小时就要快下班的时候,处长让我去把办公室门反锁上,到他跟前去。

站在处长办公桌前,我没敢看他的脸,处长也不说话,低着头想着老婆昨天说的一番话,权衡利弊,静静地站了半分钟后,我就放弃了自尊,慢慢地跪在了处长的脚下,伸出双手把处长得意地跷着我面前一晃一晃的脚上的皮鞋脱了下来。

顿时,一股臭脚味扑鼻而来,但我没有畏惧,反而木然的将他的袜子也脱下来,捧在嘴边恭敬地舔起来,他的脚舔起来咸咸的,很恶心,但我却强忍着恶心木然地舔着,脑子里想着老婆昨晚对我说的话,心里不断地提醒自己:自己是老婆的奴隶,王处长是老婆心爱的人,服侍王处长的脚是老婆的命令,也是老婆的心意,老婆那么喜欢王处长,我更应该侍候好他的脚,让他满意,我应该把自己幻想成王处长脚下一条摇尾乞怜的狗,狗向主人乞怜的最好办法不就是舔主人的脚嘛,我是王处长脚下的一条狗,王处长的脚是贵人的脚,舔王处长的脚会给我带来福气,我要效忠我老婆,服从她的一切命令……就这样,我一边想一边舔,舔着舔着,鸡巴竟真的像烧着了一样硬起来,看来我真的是奴性十足,舔男人的脚也会兴奋。

配合着自己胯下旺盛的性慾,我完全把自己当成王处长的舔脚狗万般恭敬温柔地舔着,舔的王处长舒服地哼起了小曲。

离下班还有十分钟时,我已经把王处长两只脚舔的舒舒服服,接着我给王处长穿上鞋袜,王处长临走时满意地说:「嗯,不错,很好,以后要再接再厉干的更好,这个科长看来是非你莫属了!」「谢谢处长,属下今后一定会更用心更卖力的!」此后,处长规定,每天下午下班前一个半小时是我为他舔脚的时间,而我为处长舔脚也舔的越来越努力,尽心让他满意,就这样,我变成了处长的一只恭敬的舔脚狗,每天不但回家要侍候老婆的玉脚,上班还要侍候她的梦中情人的大臭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