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大金熙妃什舞
大金熙妃什舞

大金熙妃什舞

什舞是金海淩王完颜冲姑母中较为淫荡的一个,在她五十几岁时,当时还不到三十岁的海淩王将她召进宫中,先封为昭妃,後改为熙妃。

  什舞的前夫是金将瓦哈拉毕。这什舞,姿色妖冶,是位非常性感的妇人,追求她的人很多,在众多追求者中,她选择了瓦哈拉毕。什舞成婚时已近二十岁,比瓦哈拉毕还大一岁,一转眼已成婚近二十年,他们的儿子也十七岁了。

  完颜冲的这位姑夫是金国着名的猛将,身长九尺四,手持一百三十二斤一杆镏金镗,所向无敌。他的阳具比海淩王的还要大,每次都把什舞奸得死去活来。

  什舞这个淫妇,也只有她丈夫瓦哈拉毕才能使她达到高潮。

  瓦哈拉毕多次北伐蒙古叛乱,南征宋国朝廷。在什舞四十五岁那年,瓦哈拉毕再次出征南宋,出征前瓦哈拉毕将什舞奸得几乎昏死过去,彻底发泄了兽慾,然後精神抖擞,率十万兵出征。

  宋军闻讯,忙集中二十万军队迎击於淮西一线。宋军淮西战线五虎上将全部出动。这五虎上将是:小将曹横,银枪大将潘继周,双枪赵文龙,金锤将赵成方,大刀关淩,都是二十余岁的青年将领。

  宋军先锋大刀关淩一路赶来,正与瓦哈拉毕的金兵迎头相撞。那大刀关淩乃关公之後,今年二十几岁,武功高强,见这瓦哈拉毕,身长九尺多,长得满面胡须,铁青一张脸,关淩叫道:「好丑的鞑子!」提青龙偃月刀照头便砍,瓦哈拉毕抡镏金镗,砰砰乓乓一连十来镗,关淩抵挡不住,回马败逃。

  瓦哈拉毕在後猛追,正遇上宋军第二路先锋,八大锤中第一将,金锤将赵成方。这赵成方二十余岁,血气方刚,抡锤便打,战了二十余合,也抵敌不住,败下阵来。

  瓦哈拉毕穷追不舍,眼看赵成方危急,正在这时,银枪大将潘继周杀到。潘继周是神枪潘再兴之子,宋朝大将,当下见赵成方危急,急忙挥枪上前挡住。也只有他才能挡得住瓦哈拉毕,潘继周抡起亮银枪,大战一百余合,不分胜负,天色已晚,双方各自收兵。

  潘赵关三将汇合一处,安下营寨,准备第二天再战。第二天,双枪赵文龙和曹横赶到。赵文龙出战瓦哈拉毕,战了五十余合,不分胜负。那瓦哈拉毕果然勇猛,连战宋军骁将,越战越勇。

  曹横见了,挥铁枪上前,替下赵文龙。那曹横比赵文龙更狠,抡长枪与瓦哈拉毕大战一百余合,不分胜负。曹横回马便走,瓦哈拉毕拍马追赶。曹横回马一枪,瓦哈拉毕久经战阵,这回马枪他如何不知,当即用镗隔开,不料这曹横使的是连环枪,一连三枪,瓦哈拉毕措手不及,被一枪挑于马下。宋军趁机冲杀,金兵大败。

  什舞得知丈夫的死讯,非常伤心。丈夫死後,她成了寡妇。时间一久,她这个淫妇如何按捺得住,想起以前和丈夫的恩爱日子,她经常黯然泪下。

  什舞是个淫妇,没男人操她,她就屄痒。但她守寡在家,又不能乱来,急得她百爪挠心。这一日正在愁闷,突然,眼前一亮,原来她儿子练武回来了。

  什舞为瓦哈拉毕生的这个儿子名叫浑六郎,今年十七岁,是个非常精神的少年。他刚和一夥贵族子弟到城外骑马比武,尽兴而归。

  什舞心下有了主意,她对儿子说:「看你一身大汗,快洗洗,就在母亲这里洗吧。」於是她命奶妈仆妇在她屋里把洗澡盆和热水弄好,然後让她们关好门出去。

  浑六郎虽有些不自在,也就当着母亲的面脱了衣服,坐进大澡盆。什舞道:

  「天气好热。」也脱了衣服,只穿了轻薄的内衣,内衣里面黑黑的乳头和下面黑黑一大片阴毛隐约可见。她还脱了袜子,光了脚穿着拖鞋,那脚又白又嫩。浑六郎见了母亲性感的肉体,不由自主,阳具一下立了起来。

  金人早熟,浑六郎十四岁时就把他的奶妈奸了,母亲性感的肉体对他也有着极大的诱惑力,金人家庭乱伦的不少,他和那些夥伴在一起,平时也交流这些事情,但父亲的严厉使他根本不敢再往深里想。不过,他也有过瘾的时候。父亲经常在夜里将母亲奸得鬼哭狼嚎,後院都可以听见,他经常听着母亲的淫叫,发狂地奸污他的奶妈。

  这时,母亲性感的肉体在他眼前若隐若现,浑六郎自是不能控制,阳具硬了起来。什舞走到儿子浴盆前,半蹲下来。丈夫死後,她已一个多月没看到男人的阳具了,丈夫的大阳具勃起时长二尺半,儿子的自然无法与丈夫相比,但毕竟是她很久没见到的好东西。

  浑六郎的阳具勃起时虽不如父亲那样粗大,但与一般人比实际上也算长的,只是细了些。

  什舞用她那纤纤玉手抚摸着儿子的龟头,胯下渐渐湿了。她用两手兜起热水给儿子洗龟头。浑六郎大口喘着气,满面通红,阳具硬得快要爆了。

  什舞半蹲着,她的阴部完全暴露在儿子面前,轻薄的内衣,挡不住什麽,她的阴毛和阴道口,都隐隐乎乎地呈现在儿子眼前。

  什舞洗着洗着,竟低下头将儿子的龟头含在口中,用玉手扶住儿子的阳具,头一上一下,大口吮吸起来。

  浑六郎虽然不是童男,但母亲竟给自己吮阳具,实在是太过刺激的事。他喘着粗气,无力地叫道:「妈妈……妈妈……」在妈妈的嘴里,他的阳具实在是舒服极了。浑六郎如登天堂,浑身每个毛孔都敞开了。

  什舞认真地为儿子吮吸阳具,浑六郎浑身酥麻,又感到极兴奋。他的阳具越来越长,他已经觉得控制不住了。突然,他後颈一麻,他崩溃了……儿子大股滚热的阳精射入什舞的嘴里,她紧紧含着儿子的阳具,一点也没浪费,全部吃下肚去。她相信,吃男人的精液能使女人美容。

  什舞继续吮吸儿子的阳具,将那阳具吮吸得乾乾净净。浑六郎浑身发软,什舞抬起身,将儿子抱在怀里,温柔地说道:「歇一会,等会母亲和你一起洗。」浑六郎听了,又兴奋起来,笑道:「母亲,你真要勾引我?要洗就赶快些,不要叫人等的心急。」他本也是个浮浪子弟,见母亲如此,岂有不会意的?淫心大起。

  什舞嫣然一笑,起身,将自己的内衣慢慢脱下,放在旁边的桌上,脱得一丝不挂,然後也进了浴盆。

  浴盆很大,正够母子两个人在里面。成熟性感的母亲站在儿子面前,如同女神,一身白肉,大片阴毛,都一览无余。什舞的阴毛正在儿子面前,浑六郎激动地抱住母亲的屁股,将脸贴近母亲的阴部,咬住母亲的大片阴毛,轻轻撕咬。

  什舞将儿子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阴部,她的胯下已是淫水泛滥了。浑六郎一边轻咬母亲的阴毛,一边忍不住用手指去抠母亲的阴道,手指上沾满浓浓的母亲淫汁,他收回手指,放进口中将淫汁吃了。

  什舞嗔道:「傻孩子,别吃呀。」

  浑六郎道:「好吃!」

  他让母亲两腿分开些,然後把头伸入母亲胯下,伸出舌头,探入母亲阴道,大口舔食母亲的淫汁。什舞两条美腿把儿子的头夹在胯下,她的阴道被舔得痒极了,忍不住轻声呻吟,淫汁分泌得更多了。

  什舞痒得想尿,一时忍不住,便站着尿了出来。母亲的尿淋了浑六郎满头,他不但不躲避,反而张开大口接喝母亲的骚尿。他的阳具又硬起来了。

  什舞尿後也坐了下来,母子面对面坐在浴盆里。浑六郎见母亲的奶子不小,沈甸甸地下垂着,乳头又大又黑,如同葡萄,便忍不住伸手去摸母亲的奶子,又去揪母亲的乳头。什舞的乳头最是敏感,男人一碰她的乳头,她便屄痒,有时走路,内衣摩擦到乳头,她也会痒得下面流汁呢。

  浑六郎低头叼住母亲的乳头,道:「母亲,我要吃奶。」什舞将儿子抱在怀里,温柔地说道:「吃吧,儿啊,母亲的乳就是给儿吃的。」浑六郎吮吸母亲的乳头,咂咂有声。什舞的淫水不断地流到浴盆里,与洗澡水融合。

  浑六郎轻咬母亲的乳头,什舞皱起秀眉道:「浑六郎,轻点咬啊,不要狠咬。」虽然有些微痛,但她没有阻止儿子,因为是轻咬,咬得她还有些痒哩,直痒到阴道里去了。

  浑六郎到这一步,胆子大了起来,顺势将两腿伸到母亲腿下,将阳具往前一顶,就顶入了母亲的阴道。母亲的阴道里温暖湿润,真舒服啊!这是他时隔十七年後重返故地,自然是激动万分。什舞被儿子顶入,轻叫了一声,浑身发软,就任由儿子摆弄了。

  浑六郎阳具顶在母亲阴道里,舒服极了。他将母亲紧紧抱住,和母亲热烈亲嘴。他使劲吮吸母亲的香舌,将母亲的香舌吸到自己口中,母亲的口水真好吃。

  母子二人紧紧抱作一团。

  浑六郎吮吸着母亲香舌,揉摸着母亲的奶子,阳具顶在母亲身体里,直觉得天下最快活的事都被自己享受了,兴奋得呼呼低吼。他的阳具虽不粗,却很长,直顶在母亲子宫口,什舞被顶得淫水不停地流,口中胡乱叫道:「浑六郎,你是我的亲爹!入死我吧,顶死我吧,你是母亲的好儿子,母亲喜欢你,你真是母亲的孝顺儿子,快,快顶死妈妈吧……嗯……嗯……」母亲淫语浪叫,如同一条发情的淫贱母狗,浑六郎兴奋得将阳具使劲上挑,什舞叫得更厉害了。浑六郎硬梆梆的龟头顶在母亲娇嫩柔软的子宫口,舒服得了不得,他一松劲,大股精液就猛烈地喷射而出,射入母亲的子宫。什舞子宫被射,忍不住连声嚎叫。

  母子俩转移到床上,休息了一会,继续肉搏。从此,浑六郎就成了母亲胯下的常客。

  时间一久,淫妇什舞就对儿子有些不满意了,原因是儿子比丈夫差距不少。

  阳具就不用说了,丈夫那样的阳具是举世少有,儿子的阳具虽不粗,长度也不如丈夫,但也还算长的,顶到子宫口完全没问题。只是以前丈夫性慾强烈,一夜要操二三姬,绝对彻夜大战,儿子可能是被自己淘空了,开始还行,现在倒还是每夜奸她,但一般只能奸三次,最多四次,每次时间也不甚长,就完事了,什舞不能满足,开始埋怨儿子。

  其实这种次数在一般家庭里也算频繁了,但要满足什舞这个淫妇是不够的。

  浑六郎也很想多操母亲,不想母亲不快,於是千方百计打听良方,终於有医者告诉他一秘方,浑六郎大喜,遂依计而行。

  这晚,浑六郎回到家里,什舞又将他抱住,要求挨操,虽然不能完全满足,毕竟聊胜於无啊。

  浑六郎将母亲扒光放在桌上,什舞奇怪道:「你要做什麽?」浑六郎道:「我要使母亲快活,你不要问,只管躺着就是。」什舞虽心下疑惑,也就不再问什麽了。

  浑六郎将母亲全身细细舔了一遍,阳具硬起老高,他却不插入,将母亲拖到桌边,将她两条玉腿分开,扛在肩头,拿了一杆玉如意,插入母亲阴道,慢慢地捅着。什舞被捅得浑身发颤,胯下发痒。浑六郎细看母亲阴道时,白沫子源源不断流出,他忙拿了一碗,在下面接着,很快,母亲的淫汁流满一碗。他一共接了三碗,叹道:「母亲真是淫妇,淫汁真多啊!」浑六郎从母亲阴道里抽出玉如意,将头探入母亲胯下,细细地舔她尿眼,什舞被舔得痒得受不了,就尿了出来,浑六郎又将尿接在碗里。什舞被玉如意捅得发骚,连叫快捅,浑六郎就又拿了玉如意捅入母亲阴道,捅得手都酸了,什舞才算勉强满足。

  过了几天,什舞来了月经,正觉得麻烦,浑六郎进来,又拿一碗,接在母亲胯下,接了一碗阴血。母亲来月经的几天里,浑六郎接了不少母亲的阴血。

  他收集了母亲的淫汁尿液和阴血,又收集了母亲的洗脚水,口水,腋毛处的香汗,汇集一罐,然後,将母亲脱下的肉色短丝袜泡进去,如此泡制了七天,然後每天服用,分七天喝下。

  服药後的第七天晚上,浑六郎只觉得阳具勃起,怎麽压也压不下去,不由大喜,这剂用母亲的分泌物泡制的春药,果有奇效!那一夜,浑六郎把母亲整整蹂躏一夜。

  什舞问儿子怎麽比以前厉害了,浑六郎便把春药的事说了。什舞听了笑道:

  「你就是吃了春药,也比不上你父亲一半,不过总算能操我通宵,也算是差强人意了。」後来母子乱伦丑事传出,人们便送了浑六郎一个「差强人」的诨号。

  此後,浑六郎经常用母亲的分泌物配制春药,长期服用,以保证能尽量满足母亲的淫慾。就这样,说话间母子已经乱伦数年了。

  完颜冲早就听说姑母什舞的艳名,他登基後,总想把这个姑母弄进宫里,後来终於在什舞五十几岁时,将这个淫贱老妇弄到了手,先封为昭妃,後改封为熙妃。海淩雄茎也只有瓦哈拉毕十成之八,不过,当然比浑六郎厉害,什舞也还算满意。只是她挂念儿子,於是经常召儿子进宫,母子相会,保持乱伦关系。

  什舞进宫前,就为儿子生有一女,进宫後,又生三子,长子仍是为浑六郎生的,其余二子是为海淩王生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