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对朋友的女友下手了】(05)【作者:fihi362】
【我对朋友的女友下手了】(05)【作者:fihi362】
 字数:519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
 
  古话说的好,兔子不吃窝边草,确有其理,洞穴边的草吃没了,必定暴露目 标,而对于恋爱呢,也是一样,和身边的朋友或者同学最后能走到一起,固然是 好事,但一旦闹崩,那么见面就是彼此的尴尬。
 
  我们班里之前就有一对,刚开学就看对眼了,无论是晚自习还是平时上课各 种秀恩爱,大家伙看了热闹也跟着起哄,后来没过几个月不知道什么原因分手了, 从此是两人谁也不对谁说一句话,走路都是避着走。
 
  紫夏和阿和是否真的分手了,我没去问紫夏,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算是太亲密, 贸然问这种隐私恐怕不好,于是我换了一种方法,在上课的时候开始观察他们俩。 
  原本是一上课就坐在一起的情侣座确实是分开了,阿和和他的一个室友,紫 夏和她寝室的室友,两人像是彼此不认识一样,各自聊着各自的天。
 
  我心里已经有了七八分的肯定,但还是摸不准,像这种小情侣间的打打闹闹 太常见了,今天不跟你说话跟个陌生人似的,明天就恩爱如漆夫唱妇随,这样的 情况我见过不少,我要摸清情况但又不能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知道我在关心这事。 
  冯茹是紫夏的一个室友,跟我一样是个小胖妹,有些喜欢起哄闹事的,就会 在上课的时候一起喊我们俩的名字,在大家看来胖子就应该跟胖子在一起,那才 是他们的归宿。
 
  冯茹的脾气可跟我不一样,她生气起来直接抓着男生就打,大家一边起哄取 笑着她,一边又要躲避的她的追打,乐此不疲。
 
  也就是因为这样,我跟她无意间就算是好朋友了,我以前都会刻意躲着她, 尽量不跟她说话,因为我不喜欢被人当一个傻子看待,一个只能找胖子当女友的 傻子,冯茹反而是无所顾忌,去拿快递遇上了理直气壮地就把她的快递扔到了我 的手里,压着我一路给她送到了女生寝室楼下。
 
  紫夏之前还曾经问过我,「你喜欢冯茹吗?」
 
  我心里有些生气,难道你也觉得我跟她很般配吗?被我明确表示不可能后, 她就没再说什么了,自此冯茹对我的态度转为平淡,不再像之前那样自来熟,我 后来突然一想,该不是她让紫夏问我的这个问题吧。
 
  我一想到这种可能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哭,终于有一个女生主动喜欢我了, 可惜是个胖子,如此一想也就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了。
 
  我看着QQ列表里的冯茹的头像,我不知道该不该向她打听,我迟疑不定, 随后心里又在骂自己,凌荣啊凌荣,你真他妈的没用,又想泡妹子又他妈连这点 胆量都没有,你活该撸管一辈子。
 
  心里一发狠,往键盘上敲下了字:「我有件事想问你。」
 
  信息发送出去以后,忐忑不安,我和冯茹之间的关系微妙,她还会像以前一 样搭理我吗。
 
  还没等我多想,就收到了她的回复:「什么事#挖鼻屎#。」
 
  「就是我听阿和说他跟紫夏分手了,这是真的吗?」
 
  我等了五六分钟都没等到回复,我心想这回惨了,这事肯定会让紫夏知道, 好端端地探听这种隐私,人家会怎么想,肯定能联想到我的不怀好意。
 
  人就是这么奇怪,一方面喜欢别人希望人家知道你的心意,一方面又害怕T A知道,归根结底还是对自己的不自信,怕被人拒绝。
 
  时间又过了有十多分钟,我在想着明天要是遇上紫夏该怎么跟她打招呼还是 避开她的时候,熟悉的QQ信息声又响起来了。
 
  「你干嘛不自己去问她。」
 
  我慌慌张张地开始解释,「他们两个我都认识,我问谁都不好,他们两个都 是我的好朋友,我不问清楚,夹在中间很难办。」
 
  对面又沉默了,我心里着急再顾不得其他,连珠炮似的发问:「你知道这里 面的事情吗?我只能问你,我其他人也不熟。」
 
  「#挖鼻屎#。」
 
  感觉有戏,我又接着问:「他们俩是什么时候分手的,我还是前几天听阿和 说起来才知道。」
 
  「我也不清楚,反正前几天她回到寝室的时候,就窝到被子里哭了。」 
  我一想到紫夏哭泣的模样,竟然有些高兴起来,我可以正大光明地说我是在 幸灾乐祸,是的,还是什么比自己心仪的女生和她的男友分手更加值得人高兴鼓 掌的,这不就是代表了我有戏了吗。
 
  「那看来他们是真的分手咯。」
 
  「我看像,我们当时也不敢问,但是隐隐约约有猜到点。」
 
  「你们后来没有问她吗?」
 
  「没有,不过后来陈和有来女生楼下等她,我们一起走的,陈和一直想单独 跟紫夏说话,但紫夏没理他一直往前走,最后还很生气地推了他一把,当时很多 人看着,陈和就走了。」
 
  看着冯茹的描述我大概能想象的到那个场面的火药味,紫夏的性格较一般的 女生比起来要坚强的多,不像她们柔柔弱弱三言两语就能哄的回来,而阿和更加 不必说了,脾气火爆喜怒无常,紫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下不来台,他恐怕再 不会去见她第二次。
 
  「我看她今天上课状态挺好的,跟你们有说有笑的,真看不出来刚分手。」 
  「废话,你以为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分手就分手呗,还是初中生哦,分个手 就去跳河,有什么大不了的,再找呗,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的,我本来也 看他不顺眼。」
 
  没想到冯茹这个小胖妹对于爱情的分道扬镳看得比我要老练的多,我想想都 觉得可笑,我一贯以为单纯的冯茹原来是这样的情感丰富,反倒是我把恋人间的 感情想的太过美好。
 
  经过这一番了解我已经能十分肯定紫夏和阿和是确定分手了,而且复合的可 能性非常的小,只看阿和每天都在寝室里打游戏就看得出来,他没想过去追回紫 夏,再加上那天那个电话,总感觉阿和应该是已经另找了新欢。
 
  念及此处,又是一阵感慨,果然长得帅的人永远不愁身边没有女朋友,我躺 在床上望着那雪白的墙壁,既然他们两个都已经分手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去追求 紫夏了呢。
 
  可转头一想,哪有这么容易,我想了全身上下的优点,却没有一点是值得拿 出来说的,更何况我和阿和还是明面上的兄弟,失败还是成功我们两个都将难以 相处。
 
  或许是上天也可怜我单身这么多年,连根妹子说过的话加起来都可以算的清, 竟然让我在自习室遇到了紫夏。
 
  那时临近期末,有过经验同学都应该知道,大学的学校里也只有这个时候才 像个大学,各种复习各种求大神抱大腿划重点,自习室从早上八点门还没开就已 经有人等在外面抢位子了,我们寝室里那几个仗着有我这个免费劳动力,自然是 睡觉到自然醒,考试时传我的小纸条就可以解决难题。
 
  在自习室门外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多,终于是等到了管理自习室的老师过来 开门,她嘴里还嘟囔了一句:「怎么突然这么多人。」
 
  一开门所有人像抢银行似的纷纷往里挤,他们都打算去抢那个靠近空调的位 置,或者角落的位子,这样不容易被其他人影响到。
 
  足以容纳一百人的自习室片刻已经坐满了人,真有点高考考场的味道。 
  我一个人坐着靠近门口的座位上,那是最不适合学习的位子,常有人进进出 出,极度影响到温书自习,坐在我身边的一对情侣,一边自习有时又打情骂俏几 句,我对面坐着的是三个男生,看样子都是互相认识的同学,各管各地学习。 
  我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本书,但真正能看进去的内容少之又少,抬头环顾了四 周,男男女女错落别致,和喜欢的女生在图书馆看书一直是我对于大学最大的向 往,但这个愿望可不好实现。
 
  时间一直到了快十一点的时候,大家伙要去吃饭了,有些人怕位子被抢了, 大包小包地厚厚一摞书拿过来,堆在座位上,也有搬了笔记本过来的,而坐在我 身边那两个情侣似乎打算今天到此为止改天再来,他们商量了一下先收拾东西一 起去食堂,转眼间,整个自习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嘿,这位子有人吗」
 
  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猛一抬头,确实是她,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牵肠挂 肚想入非非的女生,「没有,他们刚走,没人。你怎么现在才来。」
 
  「人家早上起不来这么早,我就想中午的时候来看看,能不能捡个漏。运气 真好。」
 
  紫夏可爱地吐了吐舌头,不是她运气好,是我的运气真他妈好。
 
  紫夏背着她那个紫红色的可爱的熊猫书包,穿了一件浅绿色的长袖加一天黑 色短裙,将书包往座椅上一挂,轻松自然地坐在了我的身边,她将手插入长发中 随意地一拨,轻盈的发丝在空中飞舞,我能闻到那股刚洗完头发的洗发水的香味, 好闻极了。
 
  「没想到你也在这,不对,我说错了,你是学霸肯定在这,我真笨。」 
  紫夏作势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被她可爱的举止给逗笑了,其实就算她 什么也不说也不做,就这么静静地坐在我身边我肯定也要乐上一天合不拢嘴。 
  「你吃过饭了吗?」
 
  「还没有。」
 
  刚回答完,我心里猛然间一激灵,暗骂了自己几句,这么好的机会还不跟她 多说几句,还跟个木头似的等人家问一句答一句,我可真笨。
 
  我赶紧又补充了一句:「你呢,吃过了吗?」
 
  「我也还没有吃。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紫夏竟然把我憋在嘴里不知该不该提出的请求直接对着我说了出来,我当时 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
 
  「好呀。」
 
  我跟紫夏两个人稍微收拾了一下,带上自习室的大门就走了出去,紫夏说她 这会食堂肯定没菜了,问我要不要出去吃,那是肯定的,只要能跟她一块吃饭, 现在就是坐车去市中心也行。
 
  再一次进入这家熟悉的饭馆,我的内心颇为感慨,前不久进来光顾的我还是 被人戏耍的单身狗,此刻的我身边带着一个女神级的女生,她就乖巧地站在我的 身边,我们两个的搭配顿时引起了里面其他学生的注意力,连那个上次对我爱答 不理的服务生都不免多看了我几眼。
 
  「你要吃什么。」
 
  「我都可以,随便。」
 
  我个人是非常讨厌听到人家说随便两个字的,那代表着他把问题抛给了你, 但对于紫夏嘴里吐出来的这两个字我却感觉那是一种小鸟依人和温顺可爱,果然 爱情的魔力是巨大的,尽量只是我个人的幻想。
 
  最后我们点了两盘干炒牛河,紫夏此刻就坐在我的对面,她手里摆弄着手机, 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跟她说第一句话,「我跟陈和分手了你知道吗?」
 
  反而是她一开口就让我大吃一惊,我当然知道,还各方面去进行确认过呢。 
  「我听他说过。」
 
  紫夏显得很吃惊的样子,「他怎么说的。」
 
  果然,无论什么女生都很在乎前男友对于自己的评价以及他对这段恋情的吐 槽。
 
  「他也仔细说,就说了一句跟你分手了,然后、然后就没说什么了。」 
  「哼,我看他是不敢说才对。」
 
  我听出了这里面肯定大有文章,还在犹豫该不该八卦一回,问个清楚的时候, 紫夏自己就说出了真相:「你知道吗,他竟然在外面勾搭别的女生,简直是个渣 男!」
 
  如果换了别的男生被这样指责我可能会先怀疑一会,但对于阿和的话我直接 就肯定了,他确实不是那种能老实在一个女生身边的人,这也是我知道他跟紫夏 在一起后十分气愤的重要原因之一,我料想中的他们肯定以分手告终。
 
  「真的吗?你是怎么知道,会不会弄错了。」
 
  我刻意帮着阿和说话,因为那样符合我跟他是好基友的设定,又让紫夏回想 起当时的种种细节,更加地对他恨之入骨,我的头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特别的 灵光,我后来一想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从一个单纯到傻逼的自己变成了伪善腹 黑男的转变。
 
  「怎么可能,都让我抓到了,他跟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不要脸的老女人一 起去吃饭,还一起出去玩,打他手机都不接,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
 
  「这、这也有……」
 
  「还有,我问他那个女的是谁,他也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我后来才知道是 我们学校大二的学生,这个渣男跟她在一起都几个月了。」
 
  「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
 
  我怎么可能没想到,我就是要补刀到死。
 
  紫夏气的瞪了我一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听到这句话,我多少有些心酸,这代表着那个女人对她的这段恋情爱的极深, 才会分手时那么恶毒,我的心里既感到心疼又十分的痛恨,痛恨的人不是阿和而 是紫夏,这个蠢女人为什么当初没有睁大眼睛看清楚阿和的本质,现在被骗了受 了伤就对我哭诉,我宁愿伤害她的人是我,我想这是我的处女情结在作祟。 
  也是从那时起,我整个人的思想开始转变,以前我很单纯,我希望找到一个 女孩,跟我一样对于爱情像张白纸,但现实是到了这个年纪那可比登天还难,而 我的心里不愿意就此放弃紫夏,那么我就要接受她的过去,至于是不是要跟她走 到最后我,我非常不确定,很大程度上我想像阿和一样,将她玩过以后就甩到一 边。
 
  这样的想法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产生的,可能是源于内心的自卑,这种自卑积 蓄久了,它会变态进化到偏执,它不愿意让人小瞧了自己,更加不愿意去捡别人 穿过的破鞋,但它同时又要报复那个对它不公的人,它不单单是指紫夏,而是所 有人,我想我那时候应该是走火入魔了。
 
  「你晚上有空吗?」
 
  「啊!怎么了。」
 
  紫夏竟然主动问我晚上有没有空,她是要约我出去吗,我感觉自己猜到了一 些东西。
 
  「就是之前买了两张电影票,本来要跟那个人一起去看的,现在放着不想浪 费了,你要是有事的话,就算了。」
 
  当然有空了,我差点想大喊出来,但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不能让紫夏看出我 的心思,「晚上几点。」
 
  「差不多九点半开始吧,两个小时。」
 
  操!九点半才开始,还是两个小时的电影,等到结束都快要十二点了,晚上 肯定是回不来了,我一下就猜到了阿和那小子当初买电影票时的肮脏想法,但又 要感激他,因为现在的我要代替他收获这份喜悦。
 
  「可以,我在寝室里也没什么事。」
 
  紫夏开心地笑了笑,我一时看呆了,回过神来总觉得她的笑有点奇怪。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